清楚点中国野史,李俶光皇帝简单介绍

2019-07-09 00:16 来源:未知

唐文宗李昂

  东汉之后,唐朝成为第二个有名的宦官专权的朝代。与东汉相比,唐朝宦官专权更为严重,他们的势力也更为强大。天子式微,阉人坐大,权倾朝野,实在令人发指。宦官掌握禁军,把持朝政,不仅朝廷大臣的升降须由宦官首肯,就连皇帝的废立亦由宦官操纵。自宪宗李纯之后,除敬宗李湛是以太子身份继承王位外,其他诸帝无不由宦官拥立。如穆宗李恒由宦官梁守谦、王守圭等拥立;文宗李昂由宦官梁守谦、王守澄、杨承和等拥立;武宗李炎由宦官仇士良、鱼弘志等拥立;宣宗李忱由众宦官拥立;昭宗李晔由宦官杨复恭、刘季述拥立。唐宪宗、唐敬宗更是被宦官刘克明等杀死。
  唐文宗李昂即位之前备受宦官之辱,无力反抗,经常涕泪沾巾。因此,他即位之后就采取了一系列振弱图强的措施,力图根除宦官之害。由于宦官掌握禁军,结果功败垂成。因为此事发生于皇帝召集百官观赏甘露之时,故史称“甘露之变”。
  大和元年(公元827年),文宗即位后任命宋申锡为宰相,分散宦官的权力,令他谋划铲除宦官势力。宋申锡在朝野口碑极好,任监察御史、礼部员外郎、翰林学士,以清正廉洁,不结朋党著称。在长庆、宝历世风日下、朋党骤兴之际文宗任他为相,确实起到了振聋发聩、激励人民的效果。但文宗这一拨乱反正的果断行为,立刻引起宦官的政治警觉。加之宋申锡在谋划铲除宦官的过程中,泄露机密,宦官先发制人。枢密使兼右军中尉王守澄,指使军虞候豆卢著诬告宋申锡勾结漳王李凑(穆宗第六子)谋反。次年宋申锡遭贬,计划失败。
  宦官头目王守澄,从宋申锡事件得出结论,必须严密监视唐文宗,控制他的一言一行,才是万全之策。大和八年(公元834年)秋天,王守澄推荐郑注做御医给文宗治病,又推荐心腹李训给文宗讲说《易经》,二人就成为文宗贴身近侍,文宗举手投足无不在二人的监视之下。文宗却反守为攻,给二人以高官厚禄,使为己用。命郑注为太仆卿,李训为翰林侍讲学士,第二年秋提升李训为宰相,命郑注为风翔节度使,让二人内外呼应,严厉打击当权的宦官。先后将杀害宪宗的宦官杨承和、王践言、陈弘志、王守澄等处死,实现了铲除宦官的第一步计划。要想彻底铲除宦官势力,朝廷必须掌握更多的武装力量。于是李训又举荐户部尚书王为太原节度使、大理卿郭行余为宁节度使,希望两人在赴任之前,协助京兆少尹罗立言、金吾大将军韩约、御史中丞李孝本等,召募吏卒诛灭宦官,除恶务尽。
  大和九年(公元835年)10月21日在紫宸殿举行早朝时,金吾大将军韩约奏报左金吾仗院内石榴树上夜降甘露。宰相李训提议,天降祥瑞于皇宫,是大唐再兴的吉祥之兆,皇帝应亲往礼拜上天,以求国运。于是文宗皇帝来到含元殿暂住,命宰相、中书、门下省官吏先往观看。众人看后奏称,不似天降的真正甘露。文宗再命神策军左右护军中尉宦官仇士良、鱼志弘等,率领全体宦官前去察看真实,即刻回报,以定行止。仇士良等至左金吾仗院内时,发现韩约惊慌失措,又发现院内埋伏兵卒多人,迅速夺路而逃,使引诱宦官至金吾院一举歼灭的计划遭到失败。宦官逃到含元殿之后,胁迫文宗乘轿入内。李训、韩约等人急忙上殿保驾,发生激斗。金吾卫士及御史台兵卒约500余人上前奋击,杀死宦官数十人。但宦官将李训打伤在地,抬着文宗逃入宣政门,将门紧闭,朝臣惊散,李训逃往终南山佛寺避难。这就是历史上诛灭宦官的“甘露之变”。
  宦官胁迫文宗进宫后,当即派遣神策军500人持刀出宫,逢人便杀,死者约六七百人。接着关闭城门大行搜捕,又杀1000多人。参与其事的官吏如李训、王涯、舒元舆、王、郭行余、罗立言、李孝本、韩约等人,均先后遭到捕杀。甘露事变之际,郑注正率领500兵卒赴长安,中途遇变返归凤翔,亦被监军宦官杀死。甘露之变以后,由于官吏大批遭杀,朝臣空员极多,无人理事,宦官更加专横,文宗不久即含恨而死。
  宦官专权反映了皇权外强中干的本质,暴露出封建专制政权的弊端。皇帝英明神武,则为太平盛世;皇帝昏庸无能,后果即不堪设想。唐朝中后期朝政为宦官把持,皇帝的废立也为宦官控制。只要皇帝稍微有所作为,或者不与他们合作,就会有被废杀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唐朝还能不灭亡吗?

唐文宗(809年―840年),唐穆宗第二子,母贞献皇后萧氏,唐朝第十六代皇帝。公元826年12月登基,年仅18岁,公元826―840年在位,在位14年,执政期间政治黑暗,官员和宦竖争斗不断,是唐朝社会走向没落的转型时期,唐文宗本人也形同傀儡,最后抑郁而死,享年32岁。

宦官拥立

宝历二年十二月初八,宦官刘克明杀死敬宗李湛,并假冒敬宗遗诏让敬宗之叔绛王李悟代理监国,并试图借此专权,引起宦官王守澄的扑杀。王守澄联手中尉梁守谦等人组织神策军讨伐刘克明。很快,刘克明就遭诛杀,李悟亦死于乱军厮杀之中。 在讨伐刘克明和苏佐明的同时,宦官王守澄等人秘密将江王李涵迎入皇宫,准备拥立他做皇帝。由于敬宗在临死前没有留下由谁来继承皇位的遗诏,那么怎样才能 把李涵名正言顺地扶上皇位?翰林学士韦处厚给王守澄出了个主意:先假江王名义宣布宫廷叛乱平定,这样就可以把平定叛乱的功劳放在江王身上,再借太皇太后名 义颁布册文,指定江王为皇位继承人。王守澄听从韦处厚的建议,扶江王李涵登上皇位,改名李昂,史称唐文宗。 文宗即位后,可不像他前面的几位皇帝,或荒废朝政,或沉溺金丹之术。他看到宦官权臣对国家的祸害,认识到只有铲除官宦才可能稳固皇位、重振唐室。因此,文宗即位之初表面上对宦官恩宠有加,封拥戴有功的王守澄为骠骑大将军,但暗地里却在养育羽翼,意图铲除官宦。

生平简介

聪明反被聪明误

宦官王守澄看到,登上帝位的文宗完全不像他前面的几位皇帝。文宗不仅注重节俭,还积极革除朝廷上下盛行的奢 靡之风。而且,文宗还是一个勤政爱民的皇帝,他规定每逢单日上朝,双日则留给朝臣去处理落实,并自始坚持。上朝时,从国家的大政方针到政策的具体落实,文 宗都认真地和朝臣们商议。每当有地方遇到天灾,文宗都会主动减少膳食标准,并督促官员积极赈灾。 让王守澄感到不安的是,文宗即位不 久,就开始举行科举考试,为国家招募人才。大和四年,文宗任命宋申锡为宰相。宋申锡在朝臣中以清正廉洁、不结党营私闻名,基于这一点,文宗秘密 地将铲除宦官的重任落在宋申锡肩上。但令人惋惜的是,机事不密,宋申锡的谋划很快就被王守澄知晓。王守澄,在朝廷上诬陷宋申锡与漳王李凑谋反。很 快,深感羽翼未丰的文宗就丢卒保车,忍痛将宋申锡贬黜。 这件事引起以王守澄为头子的宦官集团的警惕,王守澄认识到,要免除后患,就必须在文宗身边安插心腹,控制他的行动。大和八年,王守澄借机将心腹郑注、李训举荐到文宗身边,做文宗的贴身侍卫。王守澄以为,从此以后文宗的一举一动都难逃他的掌控。 文宗也不是无能之辈,从郑注、李训来的第一天,他就清楚王守澄的用意。在和这两人的相处中,文宗发现他们都对朝政时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完全可以为自己 所用。而且,郑注、李训都是王守澄举荐,利用他们铲除宦官集团,不会引起宦官的怀疑。很快,他们就得到文宗的恩宠和信任,郑注被封为太仆卿,李训被封为翰 林侍讲学士。他们向文宗献计:可以利用宦官之间的矛盾,采取分化瓦解、挑拨离间的办法铲除宦官。 大和九年,文宗提升李训为 宰相,封郑注为风翔节度使,以期让二人内外呼应,铲除宦官。他们先采取行动,将杀死宪宗的山南东道监军陈弘志宣召回京,随后派人将其杖死于半途。接着,文 宗又采取明升暗降的手法解除了王守澄手中的兵权,派人给王守澄送去一杯毒酒。就这样,权倾一时的宦官头子王守澄一命呜呼。为防止宦官反击,文宗以暴毙对外 宣明王守澄的死因,并追封他为扬州大都督。

登基

“甘露”为饵剿宦官

此前文宗依李训之计,借提拔宦官仇士良来打压王守澄。如今王守澄已灭,文宗自然把下一个目标锁定仇士良,也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根除宦官集团。李训和郑注议定,借王守澄丧礼之际,以文宗名义召集所有宦官给王守澄送葬,到时由郑注领兵将宦官围而剿之。 或许是由于李训求功心切,以致事情没有按预定的方案进行。大和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离王守澄的丧礼还有几天时间,沉不住气的李训在没有和郑注商议的情况下,提前采取行动了。 这天早朝,文宗刚刚在大殿坐定,就见禁卫军将军韩约上前启奏:“昨天夜里,大明宫左金吾大厅后院的石榴树上喜降甘露。甘露可是预示天下升平、国家祥和的 吉兆。”文宗一听此言,作欣喜状。这时,等候在一旁的李训见时机成熟,立即趋前带领文武百官向文宗祝贺,并恭请文宗赴大明宫观看。文宗领李训之意,移驾大 明宫。在含元殿文宗先命李训带领一些大臣前去观看,李训看后回奏道:“石榴树上不像是有甘露。”文宗闻奏诧异,又命仇士良带领一群宦官前去查看究竟。 仇士良带人来到左金吾大厅,就要迈步去后院,却与禁卫军将军韩约打了个照面。韩约神情紧张,让仇士良心里咯噔一下。这时,一阵寒风迎面吹来,也吹动大厅 里的帷帐。仇士良眉头一紧,他隐约感觉帷帐后有无数手持利刃的甲兵伺机而动,大叫一声“不好!”带领紧跟其后的宦官夺门而逃。 李训、 韩约等人猝不及防,眼见仇士良等人已逃回含元殿,束手无策。仇士良等人则没敢有丝毫懈怠,架起文宗就跑。回过神的李训、韩约大叫着指挥禁卫军保护皇帝,并 上前刺杀仇士良。顿时,整个含元殿喊杀声四起,陷入昏天黑地的激战当中。最终,由于李训等人的计划不周,铲除宦官的任务没能完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文宗被 仇士良等人裹挟而去。 仇士良等人将文宗挟持回宫后,立即关闭宫门,并派遣500神策军持刃入宫,大肆屠杀参与谋变的官吏士兵,被杀死 者有2000人之多。立时之间,皇宫内血流成河,俨然成了屠宰场。李训则在事变失败后,着便衣仓皇逃往终南山避难,很快就被地方官发现。在押解回京途中, 为免受宦官凌辱,他让押送之人杀死自己。其时,凤翔节度使郑注正在赶赴京师的路上,听闻事变失败,怕遭遇不测,率兵退回凤翔,不久就被仇士良密谋诱杀。

唐文宗李昂,汉族,本名涵,长庆元年封江王。宦官刘克明等于宝历二年十二月初八日杀死唐敬宗后,伪造遗旨,迎唐宪宗之子绛王李悟入宫为帝。两天后,宦官王守澄、梁守谦又指挥神策军入宫杀死刘克明和绛王李悟,立李昂为帝,改年号为“大和”。

计划落败抑郁死

“甘露之变”非但没能铲除宦官集团,还招致宦官集团疯狂的血腥报复,文宗身边的大批官吏惨遭灭族之祸,以致朝中一度空员极多,无人理政。因身边已无人可用,文宗铲除宦官集团的决心也遭遇毁灭性打击。以仇士良为首的宦官集团则更加猖狂,肆无忌惮地挟皇帝把持朝政,视朝臣如草芥随意凌辱。 事后,文宗面对自己的境遇,自比不如周赧王、汉献帝,说这两位帝王不过受制强臣,自己却受制家奴,可悲可 叹!开成五年正月初四,抑郁成疾的文宗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临终前,文宗留诗一首:“辇路生春草,上林花发时。凭高何限意,无复侍臣知。”不能不 让人欷叹惋!

文宗在位期间,朝臣分为牛、李两派,各有朋党,互相攻击。官员调动频繁,政权以至于皇帝的生死废立全操纵在宦官的手中。

文宗一心想铲除宦官势力,夺回政权,便从下层分别提拔了郑注、李训为御史大夫和宰相作为心腹。文宗采纳郑注等人的建议,首先利用宦官之间的矛盾任命王守澄部下仇士良为左神策中尉,掌管一部分禁卫军,以削弱王守澄的军权,接着,又削去王守澄的兵权,下令王守澄饮毒酒自尽。这时,郑注已经被任命为风翔节度使,文宗决定由郑注挑选几百亲兵,趁下葬王守澄全部宦官去送葬时,将他们斩尽杀绝。李训为了抢功,乘郑注去风翔搬兵之时,又与文宗商定改变原有计划,先下手杀尽宦官,再逐走郑注。

公元835年的一天,文宗上朝,李训指使手下官员奏称,左金吾大厅后的石榴树上有甘露,李训说这是祥兆,就带领文武百官向文宗道贺。文宗命李训率领百官去察看,李训回来又说这不象真的甘露,文宗故意表示惊讶,命仇士良、鱼弘志带领众宦官去复看。李训事先已经在左金吾衙门埋伏了了亲兵几百人,当仇士良等宦官在李训的党徒禁卫军将军韩约陪同下走到左金吾门口时,韩约显得神情很紧张,脸色都白了,这使仇士良产生了怀疑。这时,一阵风吹动了门边的布幕,仇士良等见里面埋伏了许多兵士,知道不妙,退身逃回,将文宗推入软轿抬着就走。李训追上去拉住轿子不放,被一个宦官当胸一拳打倒在地,仇士良等便簇拥着轿子逃入宫内。李训见计谋败露,化装逃出京城。仇士良指挥神禁军大加搜捕,屠杀了朝官1千多人,并于终南山追杀了李训。郑注闻变,引兵退回风翔,也为监军张仲清所杀。这就是史称的甘露之变。

事变以后,文宗就被宦官软禁,国家政事由宦官集团专权,朝中宰相只是行文书之职而已。宦官气势凌人,威胁天子,藐视宰相,欺凌朝臣有如草芥。文宗对此一筹莫展,只是饮酒求醉,赋诗遣悉,自叹受制于家奴,还不如周赧王、汉献帝两个亡国君。

去世

公元840年正月,文宗抑郁成病,不能下床,便命枢密使逸、薛季棱叫来杨嗣复和李珏二臣,嘱咐他们辅助太子监国。仇士良、鱼弘志得讯,于当天晚上就伪造遗诏,废太子为陈王,立为皇太弟,负责处理军国大事,并带李炎登上朝堂接见百官。文宗闻知也无可奈何,群臣更是没人敢反对。

公元840年正月,文宗带着无限的惆怅病死于长安宫中的太和殿。

太子李永死后,文宗曾立敬宗幼子陈王李成美为太子,但未行册礼就病重了,临终时托孤于宰相杨嗣复、李珏,但当权宦官仇士良、鱼弘志因太子不是自己力主所立,矫诏仍废太子为陈王,改立唐文宗的弟弟颍王李炎为皇太弟,文宗死后,二人说服李炎逼令李成美自杀。李瀍继位,就是唐武宗。

唐文宗李昂和甘露之变

唐文宗大和九年谋诛宦官而失败的一次事变。唐朝后期,阶级矛盾和地主阶级内部的矛盾日益发展,宦官掌握禁军,干扰政事,进退大臣,乃至拥立、弑杀皇帝。唐宪宗被宦官陈弘志等所杀,敬宗被宦官刘克明等所杀;穆宗李恒、文宗李昂等,皆立于宦官之手。宦官擅权专政达到了极点,成为朝政的一大弊端。文宗即位后,即企图惩治宦官,夺回皇帝丧失的权力。大和四年,文宗任命宋申锡为宰相,令他谋划诛除宦官,但事机不密,宦官先发制人,诬陷申锡结连漳王谋反。次年,申锡被贬,计划失败。

大和八年秋,郑注、李训得当权宦官王守澄引荐,郑注以医术、李训以讲说《周易》成为文宗的亲信。文宗因为他们均系宦官所推引,与之密谋诛除宦官,可免宦官猜疑,故以郑注为太仆卿,李训为翰林侍讲学士,次年秋季,文宗提升李训为宰相;又任命郑注为凤翔节度使,作为京师外援,逐步开始打击宦官,先后将与杀害宪宗有关的宦官杨承和、王践言、陈弘志、王守澄等处死。

要诛除掌握禁军实权的宦官,就必须有一定的武装力量。李训举户部尚书王为太原节度使、大理卿郭行余为宁节度使,希望两人在赴镇之前,先召募若干兵卒,助除宦官;又以京兆少尹罗立言权知府事,太府卿韩约为左金吾卫大将军,刑部郎中兼御史知杂李孝本权知御史中丞,由他们罗致一些吏卒以诛宦官。

大和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早朝于紫宸殿时,金吾大将军韩约奏报左金吾仗院内石榴树上夜降甘露。李训等建议:天降祥瑞,又近在宫禁,皇帝宜亲往一看。于是,文宗前至含元殿,命宰相和中书、门下省官先往观看。官员们回来,奏称疑非真甘露。文宗乃再命宦官神策军左右护军中尉仇士良、鱼志弘等,带领宦官去察看。

仇士良等至左金吾仗院时,见韩约惊慌失措,又发现幕后埋伏了武装士兵,慌忙退出。李训等本想以观看甘露为名,将宦官诱至金吾仗院,一举而歼灭之,这个计划失败。宦官退到含元殿,迫使文宗乘软舆入内宫。李训急呼金吾卫士上殿保驾,一面攀舆高呼“陛下不可入宫”。金吾卫士数十人和京兆府吏卒、御史台人约五百人登殿奋击,宦官死伤数十人。但这时宦官已将李训打倒地上,抬着文宗进入宣政门,将门关闭,朝臣一时惊散。李训见事不济,出宫单骑走入终南山佛寺中。宰相王涯、贾、舒元舆不明真相,退到中书省等候文宗召见。

宦官挟持文宗退入内殿后,立即派遣神策军五百人,持刀出东上阁门,逢人即杀,死者六七百人。接着关闭宫城各门搜捕,又杀千余人。李训、王涯、贾、舒元舆、王、郭行余、罗立言、李孝本、韩约等先后被捕杀。事发时,郑注正率亲兵五百人赴长安,中途知事败,返还凤翔,也被监军杀死。上述诸人都遭族诛,更多的人被牵连而死。经过这次宦官的大屠杀,朝列几乎为之一空。从此宦官更加专横,凌逼皇帝,蔑视朝官,文宗因此郁郁而死。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赢亚州手机网站发布于必赢亚州,转载请注明出处:清楚点中国野史,李俶光皇帝简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