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武大简,文献与实证人己一视推进齐长城讨

2019-05-21 09:03 来源:未知

内容摘要:清华简《系年》篇中许多关于齐国的记载,为研究齐国历史文化提供了新资料。齐长城的设置年代和地域问题,众说纷纭,《系年》明确记载晋敬公十一年( 公元前441 年) “齐人焉始为长城于济”,解答了学者的疑问。通过《系年》,还可以了解代齐前后田氏的地位和世系问题; 梳理春秋战国时期齐与晋的关系发展,战国初年齐与越的关系等问题,补充史籍记载的不足。《系年》“襄平”一地,见于银雀山汉简《孙子兵法》,可以印证“襄平”在齐境。

据此有学者认为除横亘齐鲁大地南北分水岭之上的齐长城之外,还另有一道齐长城。这两位学者考论齐长城的缘起、修筑时间以及具体走向,为齐长城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堪称齐长城研究的开山之作。张维华的齐长城研究主要依据文献资料,尤其是方志资料的搜集和考辨,王献唐的研究是文献资料与实地考察相结合,虽然他的考察仅限于齐长城的几个重要关口和段落,却为齐长城研究开辟了一条新路。我的考察和研究成果主要体现在于2000年结集出版的论文集《齐文化与齐长城》以及2004年出版的《齐长城》一书。学者应加强齐长城与其他诸侯国长城的比较研究,通过比较发现齐长城对于其他诸侯国长城的影响。

解读清华简--采访李学勤先生 发布时间:2014-01-20文章出处:大众日报作者:点击率: 李学勤,着名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主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他长期致力于汉以前的历史与文化研究,注重将文献与考古学、古文字学成果相结合,在甲骨学、青铜器及其铭文、战国文字、简帛学,以及与其相关的历史文化研究领域,均有重要建树。 “清华简”在秦朝之前就被埋入地下、未受“焚书坑儒”影响,距今2300多年,最大限度地展现先秦古籍的原貌,“是司马迁都没有看过的典籍”。 1月7日,“清华简”第四辑整理报告成果发布。报告共收入3篇“清华简”文献,包括《筮法》、《别卦》和《算表》。《算表》被众多数学史专家认为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早实用算具,填补了先秦数学文献的空白。 同样的惊叹在2008年7月就曾发生,当时清华大学刚刚入藏一批总数约2500支的战国竹简。这批“清华简”在秦朝之前就被埋入地下、未受“焚书坑儒”影响,距今已有2300多年,最大限度地展现先秦古籍的原貌。用李学勤的话说,“这是司马迁都没有看过的典籍,读起来实在太激动!” 1月8日,腊月初八,深冬的北京,寒风刺骨。在清华大学荷清苑小区李学勤家一间普通起居室里,整面墙被布置成书柜,考古、甲骨文、青铜器等学术专着陈列其中,洁净无尘。 在记者脱去羽绒服、落座后,这位清癯、矍铄的老人疾步到阳台,把三指宽的窗户缝合上。随后,老人顺着“清华简”里的山东元素,打开话匣子,不蔓不枝,一越千年。竹简背后的故事亦如大珠小珠般洒落玉盘,满屋温暖如春。 周文王临终前有嘱咐必赢亚州手机网站, 记者:“清华简”的《保训》篇是如何被发现并整理出来的?您起初是如何释读的? 李学勤:2008年8月19日,我们在清洗竹简时,惊奇地发现一支竹简上写有“惟王五十年”字样。先秦时期在位五十多年的国君并不多,只有周穆王、楚惠王等人。这支内容古朴的竹简立即引起我的猜想:《史记》上讲周穆王五十五年,但竹简上说的人在位五十年时有病要去世了,那就排除他。 而周文王在位时并未灭商,还是作为商的“西伯”,因此我一开始没敢往周文王方面想。后来发现这位在位五十年的王,很有可能就是《尚书》中所说“享国五十年”的周文王。 这类竹简的长度在28.5厘米左右,与平均长46厘米的竹简相差较大,字体书写也比较特殊,颇有美术字的风格。经过努力,我们找全了11支简,这篇被称为《保训》的竹简也得以最先被整理出来。其中第2支的上部虽然残断,但这位王在说话中提到了“发”这个人,“发”是周武王的名字,能这样直接称周武王名字的人,自然非周文王莫属。“清华简”中竟然有周文王的遗嘱,这是我们从来不敢想象的事情。 记:周文王的遗嘱说了什么? 李:周文王讲到自己病重垂危,不能痊愈,认为自己活不下去了,把太子发叫来说:有些教训得给你讲讲,不然可能会失传。《保训》中的“保”其实是宝贝的“宝”,训就是教训。宝训不是文王自己的创造,而是从前世流传下来的。 周文王对太子发讲了两件上古的史事传说,用这两件史事说明他要求太子遵行的一个思想观念——“中”,也就是后来说的中道。“中”的观念是《保训》全篇的中心。 记:看来这两个故事涉及上古君王所认同的核心价值,不然也不会在临终前嘱咐给自己的孩子。还请您解读一下这两个故事。 李:《保训》中有两个故事。第一件是关于舜的,文王说:“昔舜旧作小人,亲耕于历丘,恐求中,自稽厥志,不违于庶万姓之多欲。”强调舜出身民间,能够自我省察,不违反百姓的种种愿求。他在朝廷内外施政,总是设身处地,从正反两面考虑,将事情做好,从而达到中正之道。 第二件是关于微的。微就是上甲,是商汤的六世祖。文王说:“昔微假中于河,以复有易,有易服厥罪,微无害。乃归中于河。”这里讲的是微为其父王亥复仇的故事。 王亥与微都见于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在甲骨文发现后,王国维等学者从《周易》、《山海经》、《纪年》等文献中厘清这段久已湮没的史迹:商人的首领王亥曾率牛车到有易进行贸易,有易之君绵臣设下阴谋,将王亥杀害,夺取了牛车。后来王亥之子上甲与河伯联合,战胜有易,诛杀了绵臣。周文王所说微“假中于河”,即凭靠河伯能秉持中道,公正行事,最终使有易服罪。按照《保训》记载,微由此把“中”传贻子孙,至于成汤,于是汤得天下。和上面讲的舜一样,“中”的观念起了重要作用,这是《保训》篇反复强调的。 《保训》中道与儒家传统吻合 记:《保训》的核心讲的是中道,顺藤摸瓜,这里讲的“中”与孔子所讲的中道有什么渊源? 李:对于《保训》提到“中”的解读,学界有很多争论。我最初意识到“中”指的是思想观念,这与儒家传统吻合,对研究儒家思想的渊源和传流,有很重要的意义。 我最新的观点认为,《保训》中所讲“乃归中于河”的“归”应解读为“师”,是说微从河伯那里传习了中道。这样我们便可以确定,《保训》所说文王流传的“宝训”确是中道,与《论语》、《中庸》等儒家文献有一定联系,也正是后世儒学道统说的滥觞。 记:难怪孔子曾说自己“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他在继承上古三代文化的基础是否又有新发展?您是怎么理解“中”的? 李:孔子重视中道,其孙子思所作《中庸》就引述了孔子有关的话,然后作了专门的发挥:“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把“中”提高到哲理的高度上来阐述,同时与“和”的观念沟通结合,有很大的发展。 孔子说:“执其两端用其中。”这个“中”不是一眼看透,也不是数理意义上的中间,“中”是不偏不倚,恰到好处,合乎正道,是中庸、中和、中正之道。 秦始皇祖籍是山东 记:如果秦始皇嬴政要填写一份履历表,他可能会用小篆在“籍贯”一栏,工工整整地写上“山东”二字,您觉得这种说法是否合理?在八百里秦川繁衍、经营数百年的秦国跟远在千里之外的山东怎么会有关联呢? 李:秦始皇祖籍山东,是立得住的。但秦人兴起在西方,长期以来的主流意见也主张秦人出自西方。《史记•秦本纪》及《赵世家》中,对秦的先世也讲得很清楚,在商朝晚期有戎胥轩,娶郦山之女,生中谲,“在西戎,保西垂”。看来秦人当时已在西方,并且与戎人有密切关系。蒙文通先生便据此认为“秦为戎族”。 然而也有一些学者持不同意见,比如钱穆先生在《国史大纲》主张“秦之先世本在东方,为殷诸侯,及中谲始西迁”。近年来“东方说”的代表是林剑鸣先生,他认为中谲只是“曾率一部分秦人替殷商奴隶主保卫西方的边垂”,不能说明秦人是戎族。 中谲的儿子是飞廉,飞廉的儿子是恶来,父子三代都是商朝末年的着名人物。《秦本纪》说:“恶来有力,蜚廉善走,父子俱以材力事殷纣。”他们助纣为虐,史有明文,但他们给秦人带来怎样的命运,却没有文献记载。 记:秦人到底是出自西方还是东方,飞廉父子的命运如何,“清华简”能否给出确切答案? 李:“清华简”《系年》篇第三章,具体回答了这方面的疑问。周武王死后发生三监之乱,纣的儿子武庚早有复国野心,便利用武王弟弟管叔、蔡叔、霍叔对周公执政的不满和猜忌,不仅联合管、蔡、霍,还和殷商旧地东夷的徐、奄、薄姑等方国串通,叛乱反周。 周公就在周成王的命令下进行东征,最重要的是把奄国给消灭了,也就是“践奄”。还将奄国的国君迁到薄姑,就是现在的青州;传说还有一部分奄国遗民迁至江苏武进,现在武进太湖边上还有一个古城叫奄城。 由《系年》可知,商朝覆灭之后,飞廉由商都向东逃奔到商奄,也就是今天曲阜一带。奄国等嬴姓国族反周,飞廉肯定起了促动作用。乱事失败以后,飞廉被杀死,周朝西迁“商奄之民”于邾,“以御奴之戎,是秦先人”。在《系年》发现以前,没有人知道商奄之民被周朝强迫西迁,而这些商奄之民正是秦的先人,这是令人惊异的事。 记:三监之乱后,周公长子伯禽被封到飞廉作乱的地方,建立鲁国。为什么还要把其中一部分人西迁呢? 李:秦国先人“商奄之民”西迁,用后世的话说是谪戍,其实是为了惩罚他们。之所以把他们遣送到西方,无疑也和飞廉一家的经历有关,因为飞廉的父亲中谲曾经给商朝“在西戎,保西垂”,并且与戎人有一定的姻亲关系。周朝命令他们远赴西方御戎,不是偶然的决定。 秦文化有东方色彩 记:秦人西迁是否带走了一些山东的风俗习惯?对以后秦人的性格有什么影响? 李:这种迁移肯定有山东色彩,很明显的一点体现在祭祀上,商周时期特别重视对祖先的崇拜。嬴姓始祖少昊以鸟为图腾,建立了分工明确、具有国家雏型的“少昊之国”。少昊后裔伯益辅佐大禹治水,为帝舜调驯鸟兽有功,获赐封地“嬴”,在现在山东莱芜一带。 所以公元前770年,秦襄公救周有功,被封为诸侯,他迫不及待地宣布自己是“主少昊之神”、“祠白帝”。又过了16年,秦文公又在陈仓县立祠,祭雉鸟神。他们的行为无疑带有认祖归宗的色彩,而秦文公立祠祭雉鸟神的举动,则跟少昊氏族的凤鸟崇拜传统一脉相承。这种祭祀肯定是从山东带过去的,而且一定还有其他方面,只是秦早期的考古才刚刚开始,很多问题的解释不会那么准确。 在性格方面,远在先秦时,人们就说秦人头枕兵器,身穿盔甲,好与人拼命。但秦人并非“一言不合则拔刀相向”的鲁莽勇者。秦人西迁后受到产生于秦地的周礼影响,当时周礼保留了大量古代氏族内部相亲相爱的伦理规范,这些规范很多成了儒学的核心。 记:您觉得揭开秦人源于东方之谜,除了在学术上定纷止争外,在当下有着怎样的意义? 李:秦朝存在的时间虽然短促,对后世的影响却相当深远。特别是秦人的文化,有其独具的特点,伴随着秦人的扩张发展,广播于全国各地。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在很多方面不能不追溯到秦人。 在历史上有很长一段时期,人们普遍认为秦统一全国是由于秦的霸政造成的,秦文化在当时并不是最先进、最发达的文化,而是比较落后、比较保守的、封闭的、通过武力来征服的文化。“清华简”填补了历史空白,证明商奄之民作为秦人的核心,迁到西方,秦文化里一定包括着殷商文化,具有一定的东方色彩。 整个秦文化的发展过程应该说是一个文化大融合的过程。这个过程反映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最大的特点,这是一个互相融合包容又有多元化特点的文化传统。所以秦统一全国不是偶然的,特别是从文化组成来看,它不仅仅是武力的战胜,而是继续了整个中华民族发展延续和进步的一个过程。 另外一条齐长城 记:春秋三百年左右的纷争组合,进入战国,这种纷争演变为大争,弱小就要灭亡,落后就要挨打。“清华简”对那段时期的战争是否有记载? 李:从“清华简”第二辑《系年》来说,它是一部史书,很可能是楚国人写的,但没有站在楚国人的立场上,眼光很宽阔,没有受到狭隘的限制。春秋晚期到战国前期是百家争鸣的开始阶段,这一阶段在中国历史上很重要,但很遗憾的是历史上好多问题不清楚,特别是战国早期这部分。 研究这段历史,自司马迁以来,春秋时代主要依据《左传》和《国语》,战国时代依据《战国策》和诸子百家着作。但就是在《左传》和《战国策》之间,材料很少,有很多空白,很多问题说不清楚。 《系年》的战国早期部分,尤其珍贵重要,所记的好多大事,是古书里没有或讲不清的,这之间包括很多很重要的事件,如第21章楚人与晋师战于长城,第22章楚声王时,韩、赵、魏与越王联合伐齐,越王翳与齐、鲁在鲁国会盟,鲁侯为越王驾车,齐侯参乘。后来晋国魏文侯大败齐师,韩赵魏与齐盟誓,以及第23章楚悼王时晋师大败楚师等等情节,都是古史大事,而过去是不够了解的。 记:《系年》中有没有关于齐长城的新发现? 李:上个世纪20年代,在洛阳发现一套骉羌钟。钟上的铭文记述了周威烈王22年,一名叫骉羌的韩国将领,在一次伐齐的战争中,首先攻入齐国的长城。但齐长城是如何兴建的,和历史的形势有什么的关系,当时大家都不是很清楚。 “清华简”《系年》篇恰好讲了这个事情。齐长城的修建时间可能是在战国初年,其具体时间应该在公元前441年左右,当时齐国正面临着晋、越、鲁等国的军事威胁。“齐人焉始为长城于济,自南山属之北海”,这条齐长城与现存的西起济南长清,沿泰沂山脉绵延而东,终于黄海之滨的长城不同,是另外一条。 记:当时群雄并起,每个邦国为自己的生存征战。那时齐、鲁两国与周边国家关系如何? 李:“清华简”有一个特别的思想,吴国与楚国是长期有矛盾的。“清华简”《系年》篇的内容使得我们知道,越国灭吴国之后,仍然沿袭吴国的政策,与晋国结盟。越国与晋国关系好,与齐国、鲁国关系就不好。原来,晋景公时,晋国曾派人出使吴国,教吴人使用战车,学习战阵,唆使吴国叛楚,从此晋、吴之间结成了同盟。我们知道,越王勾践在灭吴后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把都城从会稽北迁到了琅琊。琅琊紧靠齐国的东南边境,晋、越的这种同盟关系以及越国军事、政治中心的北移,自然给齐国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越国当时很强盛。春秋五霸有一种说法,越国也在内。但越国到底起什么作用,晋国、越国与齐国、鲁国的关系,是战国早期历史中很值得探讨的问题。

关键词:清华简;《系年》;齐国;齐长城;襄平

齐长城;考察;渤海;研究;张华松;学者;齐国;防御;传世;对齐

作者简介:

20世纪初,历史文献中关于齐长城的记载受到一批历史学家、民俗学家的关注。经过几代学者的努力,齐长城的修筑时间、所在位置、军事作用等信息越发清晰。济南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张华松多年来致力于将文献研究与实地考察相结合,力求探明齐长城的历史文化面貌。那么,关于齐长城,历史文献都提供了哪些重要信息?学者们又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哪些探索?张华松就相关问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摘要]清华简《系年》篇中许多关于齐国的记载,为研究齐国历史文化提供了新资料。齐长城的设置年代和地域问题,众说纷纭,《系年》明确记载晋敬公十一年( 公元前441 年) “齐人焉始为长城于济”,解答了学者的疑问。通过《系年》,还可以了解代齐前后田氏的地位和世系问题; 梳理春秋战国时期齐与晋的关系发展,战国初年齐与越的关系等问题,补充史籍记载的不足。《系年》“襄平”一地,见于银雀山汉简《孙子兵法》,可以印证“襄平”在齐境。

传世文献保存珍贵史料

  [关键词]清华简 《系年》 齐国 齐长城 襄平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关于齐长城的文献记载中,有哪些信息值得发掘?

必赢亚州手机网站 1

张华松:齐长城是古代齐国修建的一项规模宏大的军事防御工程。根据《战国策》《史记》等传世文献的记载,战国时期人们谈论齐国的国防屏障时,经常把长城和泰山、济水、黄河等地理屏障相提并论,可见齐长城对于齐国国防安全的重要意义。《史记》三家注以及郦道元《水经注》等书中保存了关于齐长城的较多资料,比如《史记·楚世家·正义》引《齐记》:“齐宣王乘山岭之上,筑长城,东至海,西至济州千余里,以备楚。”这条资料告诉我们,战国中叶,齐宣王在位期间为抵御从南方北上的楚国,在高山峻岭上修建长城。又如《水经注》写到“东泰山”沂山,称:“山上有长城,西接岱山,东连琅邪巨海,千有余里,盖田氏所造也。”《管子》记载:“长城之阳,鲁也;长城之阴,齐也。”有人据此认为齐长城始建于齐桓公时期。这个观点很难成立,因为《管子》“轻重”诸篇成书晚至战国晚期甚至汉代,不能作为春秋前期史料来使用。所以,传世文献中并无齐长城始建年代的现成答案。

齐长城长达一千多华里,有关它的具体走向和所经道里,在齐长城沿线的各府州县志中有较多记载,通过这些材料,我们可以了解到齐长城在后世利用和修复的基本情况。

《中国社会科学报》:新发现的清华简《系年》中也提到了齐长城,那么对其展开研究是否能够丰富学界对齐长城的认识?

张华松:新发现的清华简《系年》中保存了十分珍贵的齐长城史料,其中明确记载:晋敬公十一年,赵桓子与越国令尹会盟,相约共同伐齐,“齐人焉始为长城于济,自南山属之北海”。据此有学者认为除横亘齐鲁大地南北分水岭之上的齐长城之外,还另有一道齐长城。这道所谓的“济水长城”沿着济水河道向东北延伸,直到“北海”,也就是渤海。我认为这一观点是站不住脚的。之所以有学者提出济水长城的假说,主要是将《系年》中的“北海”误认为山东半岛北面的渤海。在古代,北海与渤海同义,却又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讲,指今天的渤海;广义讲,不仅包括渤海,也包括黄海在内。《山海经·海内东经》:“琅邪台在渤海间。”琅邪台明明在黄海间,却说在渤海间。所以《系年》中的“北海”应该涵盖山东半岛南侧的黄海。齐桓公征讨楚国,楚怀王派使臣对他说:“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北海显然泛指齐国周边海域,而非仅限于今渤海。我认为《系年》中的长城就是今日西起黄河之滨,绵延于泰沂山地南北分水岭,东至黄海的齐长城。

那么,是否可以根据《系年》,认定齐长城始建于晋敬公十一年呢?我认为齐长城作为全局性、永备性、战略性的防御工程,可以说始建于此年,但是作为局部性、临时性、战术性的防御工程,则可以上溯到齐晋防门之战前夕,也就是公元前557年至公元前555年之间。这从泰山以西齐长城不走分水岭,以及防门之战前夕齐、鲁两国对于邿国故地争夺的史实中,可以找到有力的证据。另外,依据《系年》我们还可以知道,东段齐长城的修筑,主要是为了防御东南方的吴、越两国。

实地考察开辟研究新道路

《中国社会科学报》:近现代以来,学界从何时开始涉足齐长城研究?

张华松:近现代以来,对齐长城的关注,发端于20世纪20年代由顾颉刚先生发起的孟姜女传说大讨论。论及齐长城研究的开拓者,我们不能不提到张维华和王献唐两位学者。早在20世纪30年代,张维华先生撰成《齐长城考》一文,50年代王献唐先生撰成《山东周代的齐国长城》一文。这两位学者考论齐长城的缘起、修筑时间以及具体走向,为齐长城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堪称齐长城研究的开山之作。张维华的齐长城研究主要依据文献资料,尤其是方志资料的搜集和考辨,王献唐的研究是文献资料与实地考察相结合,虽然他的考察仅限于齐长城的几个重要关口和段落,却为齐长城研究开辟了一条新路。1996年至1997年,山东省泰安市的陆宗元、李继生等五位退休老人,对齐长城进行了全程考察,而后出版了《齐长城》一书。

1987年,我与王绪和同志实地考察了西段齐长城,此后的十多年间,我又陆续考察了东段齐长城。我的考察和研究成果主要体现在于2000年结集出版的论文集《齐文化与齐长城》以及2004年出版的《齐长城》一书。

《中国社会科学报》:未来您如何从文献资料与实地考察两方面着手推进齐长城研究?

张华松:我始终强调要将文献考证与实地考察相结合,并将齐长城置于齐国军事和文化的大背景下予以审视和考量。深化齐长城研究要解决文献资料不足的问题。我们固然期望能够发现《系年》这样的古文献,但是更应该努力从传世文献中发掘有价值的资料。此外,齐长城的实地考查,应该重视选取典型段落,对长城墙体进行科学解剖,以便进一步确定修建年代,深入了解长城的建筑工艺。鲁中山区地形复杂,有些山岭十分陡峻,属于“山险墙”,不需要修筑长城;有些山岭上的石墙石寨,属于后世建筑,与齐长城无关;还有些段落的长城,是后世在原长城遗址的基础上重建,这在今后的考察也要注意。齐长城是中国最古老的长城,在中国长城建置史上占有突出地位。学者应加强齐长城与其他诸侯国长城的比较研究,通过比较发现齐长城对于其他诸侯国长城的影响。

作者简介

姓名:记者 张清俐 张杰 工作单位: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赢亚州手机网站发布于必赢亚州,转载请注明出处:解读武大简,文献与实证人己一视推进齐长城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