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之霸万骨枯,所见明代史事初探

2019-05-21 09:03 来源:未知

内容摘要:清华简《系年》是一部“前所未见”的先秦史籍,对于研究东周历史有着重要的价值。其中,该篇记载了不少有关宋国的史事,可与传世文献对照,如《左传》等文献将宋人截杀申舟的原因归于不假道于宋,是楚人理亏,《系年》则明确记载申舟曾假路于宋,申舟被杀源于数年前与宋国君臣的积怨;华元弭兵是春秋时代的一件大事,但在“疑古思潮”的影响下,后世学者对此事的真实性存有怀疑,《系年》原原本本记录了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印证了《左传》记载的可靠性;《系年》还记录了许多战国时代宋国的史事,可以补充传世文献之不足。

一尔虞我诈不会绝迹

秦穆公胜晋,成就穆公霸业。但星辰也有陨落时,公元前621年,穆公亡,称霸诸侯只4年时间。

关键词:《系年》;宋国;假路;华元弭兵

  【原文】

穆公一去不返,秦国也进入了韬光养晦之时。接下来,也该南方崛起了。

作者简介:

  楚子使申舟聘于(1),曰:“无假道于宋。”亦使公子冯聘于晋(2),不假道于郑。申舟以孟诸之役恶宋(3),曰:“郑昭、宋聋(4),晋使不害,我则必死。”王曰:“杀女,我伐之。”见犀而行(5)。及宋,宋人止之(6)。华元曰(7):“过我而不假道,晃乙(8)。晃遥亡也。杀其使者,必伐我;伐我,亦亡也。亡,一也。”乃杀之。楚子闻之,投袂而起(9),屦及于窒息,剑及于寝门之外,车及于蒲胥之市(10)。秋九月,楚子围宋。

楚国自第一代君王武王之后,又经历文王、成王、穆王励精图治,到第五代庄王时,一个霸业之国呼之即出。

内容提要:清华简《系年》是一部“前所未见”的先秦史籍,对于研究东周历史有着重要的价值。其中,该篇记载了不少有关宋国的史事,可与传世文献对照,如《左传》等文献将宋人截杀申舟的原因归于不假道于宋,是楚人理亏,《系年》则明确记载申舟曾假路于宋,申舟被杀源于数年前与宋国君臣的积怨;华元弭兵是春秋时代的一件大事,但在“疑古思潮”的影响下,后世学者对此事的真实性存有怀疑,《系年》原原本本记录了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印证了《左传》记载的可靠性;《系年》还记录了许多战国时代宋国的史事,可以补充传世文献之不足。

  (以上宣公十四年)

楚庄王有大智慧,也是幸运儿。

关键词:《系年》;宋国;假路;华元弭兵

  宋人使乐婴告急于晋(11),晋侯欲救之(12)。伯宗曰:“不可,古人有言曰:‘虽鞭之长,不及马腹。’天方授楚,未可与争。虽晋之强,能违天乎?谚曰:‘高下在心(14)。’川泽纳污,山薮藏疾(15),瑾瑜匿瑕(16),国君含垢(17),天之道也。君其待之。”乃止。

他的父亲楚穆王在位十二年,一路开疆扩土,灭江、灭六、灭蓼,伐郑、伐陈、伐麇,为庄王称霸奠定了坚实的的基础。

作者单位:烟台大学中国学术研究所 (烟台 264005)

  使解扬如宋(18),使无降楚,曰:“晋师悉起(19),将至矣。”郑人囚而献诸楚。楚子厚赂之,使反其言。不许。三而许之。登诸楼车(20),使呼宋人而告之,遂致其君命(21)。楚子将杀之,使与之言曰:“尔既许不谷,而反之,何故?非我无信,女则弃之,速即尔刑(22)!”对曰:“臣闻之:君能制命为义,臣能承命为信,信载义而行之为利。谋不失利,以卫社稷,民之主也。义无二信,信无二命。君子赂臣,不知命也。受命以出,有死无(23),又叮赂乎?臣之许君,以成命也。死而成命,臣之禄也(24)。寡君有信臣,下臣获考死(25),又何求?”楚子舍之以归。

楚庄王即位后,三年不飞,一飞冲天。

清华简《系年》[1]是清华大学整理出版所藏战国楚简的第二册,于2011年底正式公布。该篇记录了从西周建国到战国前期的重要史事,可与《左传》、《国语》等文献对照,同时又能补充、纠正传世文献之不足,一经刊布,即在学术界引起了强烈反响。当前的研究多是分为西周、春秋和战国史事展开,或就某个事件进行讨论,笔者以为亦可分国别整理,进行纵向研究。现据《系年》相关资料试对宋国历史探讨如下。

  夏五月,楚师将去宋(26),申犀稽首于王之马前曰:“毋畏知死而不敢废王命,王弃言焉(27)!”王不能答。申叔时仆(28),曰:“筑室,反耕者(29),宋必听命。”从之。宋人惧,使华元夜人楚师,登子反之床(30),起之,曰:“寡君使元以病告(31),曰:‘敝邑易子而食(32),析骸以微。虽然,城下之盟”,有以国毙,不能从也。去我三十里,唯命是听。’”子反惧,与之盟而告王。退三十里,宋及楚平(35)。华元为质。盟曰:“我无尔诈,尔无我虞(36)。”

在他起飞的第一年,便联合秦国和巴国,灭了庸国。三年后,又联合郑国,侵略陈国、攻打宋国,一路凯歌。

一、 宋人杀申舟原因再论**

  (以上宣公十五年)

凯歌的伴音是悲泣,是火烧枯骨的噼啪之声。

楚庄王即位后,曾问鼎中原,与晋国争夺春秋霸主,功绩卓著;但他又十分自负,经常无视夹杂在晋楚之间的宋、郑尊严,肆意侵伐。宋国为商人后嗣,处事“坚守”,因而多次与楚抗衡,文献所记宋人截杀使齐的楚国使者申舟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关于此事,清华简《系年》第十一章也有记录:

  【注释】

图片 1

楚穆王立八年,王会诸侯于厥貉,将以伐宋。宋右师华孙元欲劳楚师,乃行穆王,使驱孟渚之麋,徙之徒林。宋公为左盂,郑伯为右盂。申公叔侯知之,宋公之车暮驾,用抶宋公之御。穆王即世,庄王即位,使申伯无畏聘于齐,假路于宋。宋人是故杀申伯无畏,夺其玉帛。庄王率师围宋九月,宋人焉为成,以女子与兵车百乘,以华孙元为质。

  ①楚子;楚庄王。申舟;楚国大大,名无畏,字子舟,申是他的食邑。聘:派使节访问。②公子冯(ping):楚国公子。③孟诸:宋国沼泽名,在今河南商丘东北。孟诸之役:指二十多年前申舟得罪宋昭公的事。恶;得罪。(4)昭:明事理。聋:不明事理,糊涂。⑤见:引见,这指托咐。犀:申犀,申舟的儿子。(6)止;扣留。(7)华元:宋国执政大臣。(8)晃遥喊盐颐堑墓土当边邑。(9)投:抨,甩。袂(mei):袖子。(10)屦(ju):麻做的鞋。及;追上。窒息;从堂到宫门的甬道。寝门:寝宫(后宫)的门。蒲胥:楚国的市名。(11)乐婴;宋国人大。(12)晋侯:晋景公。(13)伯宗;晋国大夫。(14)高下在心:意思是遇事能屈能伸,心中有数。(15)薮(sou):草木丛生的湖沼地带。疾:指害人的东西,毒蛇猛兽。(16)瑾瑜;美玉。匿:隐藏。瑕:玉上的斑点。(17)含垢:含耻忍辱。(18)解扬:晋国大夫。(19)悉起:全部出发。(20)楼车:设有。猓望楼的兵车。(21)致:传达。(22)即:接近。即刑:就刑,受刑。(23)霓(yun):同“陨”,坠落。这里指废弃。(24)禄:福,福分。(25)考:完成。考死:善终。(26)去:离开。(27)弃言:背弃诺言。(28)申叔时:楚国大夫。仆;驾车。(29)反;同“返”。反耕者:叫种的人回来。(30)子反;楚不主帅公子侧。(31)病:困乏,困难。(32)易:交换。(33):烧火做饭。(34)城下之盟:敌方兵临城下而被逼签订盟约。(35)平;讲和。(36)无:不。诈:欺诈,欺骗。虞欺骗。

公元前596年,楚庄王决定出兵围宋。其实源于一场外交风波。

假路,即假道。根据《礼仪·聘礼》,使者路经他国必先假道,即借路,同时还要行假道礼:

  【译文】

在那个风云变幻、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几十年间,能号令诸侯、称霸一方的国家,无非齐、晋、秦、楚。

过邦,至于竟(境),使次介假道,束帛将命于朝,曰:“请帅。”奠币。下大夫取以入告,出许,遂受币。饩之以其礼,上宾大牢,积唯刍禾,介皆有饩。士帅没其竟。誓于其竟,宾南面,上介西面,众介北面东上,史读书,司马执策立于其后。(《仪礼·聘礼》)

  楚庄王派申舟到国访问,说:“不要向宋国借路。”同时,楚庄王又公子冯到晋国访问,也不让向郑国借路。申舟因为在孟诸打猎时得罪了宋国,就对楚庄王说:“郑国是明白的,宋国是糊涂的;去晋国的使者不会受害,而我却定会被杀。”楚王说:“要是杀了你,我就攻打宋国。”申舟把儿子申犀托咐给楚王后就出发了。

一天,一心要称霸天下的楚庄王,就想派使者分别去晋国和齐国,见一见当政的晋景公和齐顷公。

这是一套完整的礼仪,郑玄注释说:“至竟而假道,诸侯以国为家,不敢直径也。将犹奉也。帅犹道也,请道已道路所当由。”[2]可见假道是对一个国家“主权”的尊重,对所过国来说是莫大的“尊严”,因此古人对假道礼仪十分重视。春秋以降,王权衰落,即使周天子的使者途经诸侯国,也要行假道之礼,《国语·周语中》就记载了“定王使单襄公聘于宋,遂假道于陈,以聘于楚”的事情。被经过的国家完全有权拒绝借路请求,如《左传》僖公二十八年春,晋国要经过卫国去讨伐曹国,“假道于卫,卫人弗许。”

  申舟到了宋国,宋国就把他扣留了。华元说:“经过我国而不向向我们借路,这是把我们的国土当成了楚国的地边邑。把我国当成成楚国的边邑,就是亡国。杀了楚国的使臣,楚国一定会攻打我们。攻打我们也是亡国,反正都是一样亡国。”于是便杀了申舟。楚庄王听到申舟被杀的消息,一甩袖子就站起身来往外跑,随从人员追到寝宫甬道上才让他穿上鞋子,追到寝宫门外才让他佩上剑,追到蒲胥街市才让他坐上车子。这年秋天九月,楚庄王派兵包围了宋国。

出使晋国的使节是公子冯,需要借道郑国。出使齐国的使节是左司马申舟,需要借道宋国。楚庄王还特意吩咐公子冯和申舟,“不假道于郑”、“无假道于宋”,就是你们过郑国、宋国境内,不需要和他们打招呼。

再来看传世文献对宋人杀申舟的记载。《左传》宣公十四年说:“楚子使申舟聘于齐,曰:‘无假道于宋。’亦使公子冯聘于晋,不假道于郑。申舟以孟诸之役恶宋,曰:‘郑昭、宋聋,晋使不害,我则必死。’王曰:‘杀女,我伐之。’见犀而行。及宋,宋人止之。华元曰:‘过我而不假道,鄙我也。鄙我,亡也。杀其使者,必伐我。伐我,亦亡也。亡一也。’”《吕氏春秋·行论》篇也记载了此事:“楚庄王使文无畏于齐,过于宋,不先假道。还反,华元言于宋昭公曰:‘往不假道,来不假道,是以宋为野鄙也。楚之会田也,故鞭君之仆于孟诸。请诛之。’乃杀文无畏于扬梁之堤。”[3]

  ......

当时郑国已经是楚国的小弟了,慑于楚国而不敢言。

由以上两书可知,楚王要求出使晋国和齐国的使者在经过郑国、宋国时“不假道于郑”、“无假道于宋”,这完全是故意挑衅。申舟对形势明了,认为自己必死无疑,因而临行之前专门与自己的儿子告别。出于愤怒,也是为了维护国家尊严,宋人才截杀了申舟。不过略有不同的是,《吕氏春秋》认为申舟是在出使齐国返回楚国的路上被杀;《左传》则说是在赴齐的过程中,似应以《左传》记录为恰。另外,《吕氏春秋》记载华元杀申舟的理由有两条,第一,“往不假道,来不假道,是以宋为野鄙也。”第二,“楚之会田也,故鞭君之仆于孟诸。”前一条强调楚人目无宋国,后一条则是回忆以往申舟曾对宋无礼。“新仇旧恨”促使宋人杀了申舟,相比而言,前一条是主要因素,也是直接原因,后一条则是宋人在强调楚人无礼时想到的“旧恨”。

  宋国人派乐婴去晋国告急求援,晋景公想援救宋国。伯宗说:“不行,古人说过:‘虽鞭之长,不及马腹。’上天正在保硝楚国,不能同它争斗。晋国虽然强盛,怎么能违背天意?俗话说:‘高下在心。’河流湖泊能容纳污秽,山林草莽隐藏著毒虫猛兽,美隐匿著瑕疵,国君也可以含耻忍辱,也是上天的常规。君王还是等一等吧。”晋景公便停止了出兵。

但宋国不一样。

上述文献皆言申舟“过宋”,《系年》却说申舟假路于宋。“假路于宋”与“过宋”并不相同,“假路”似不可理解为路过宋国,当是先行借道。[4]上引《左传》、《礼仪》、《吕氏春秋》等传世文献将“假路”与“过”区分得十分清楚。若申舟过宋而不假道,正如宋人所云是“鄙我”,据《左传》僖公三十三年记载,秦曾越过周、晋攻伐郑国:

  晋晋国派解扬到宋国去,叫宋国不要向楚国投降,并说:“晋国队已全部出发,快要到宋国了。”解扬路过郑国时,郑国人扣住解扬并把他献给楚国。楚庄王用重礼收买他,让他对宋国人说相反的话。解扬不答应。楚王再三劝诱,他才答应了。楚王让解扬登上楼车,叫他对宋人喊话说晋国不来救宋国,解扬借机传达了晋君要宋人坚守待援的命令。楚庄王要杀解扬,派人对他说:“你既然已经答应了我,却又违背诺言,是什么原因?这不是我不讲用,而是你丢弃了它,快去接受你该受的刑罚吧!”解扬回答说:“臣下听说过,国君能制定正确的命令就叫义,巨子能奉行国君命令就叫信,信承载著义而推行就叫利。谋划不丢掉利益,以此捍卫国家,这才是百姓的主人。合乎道义不能有两种诚信,讲求诚信不能接受两种命令。君王收买臣下,就是不懂“信无二命’的道理。我接受君命出使,宁可去死也不能背弃使命,难道可以用財物收买吗?我之所以答应君王,是为了完成我的使命。我死了而能完成使命,这是我的福分。我们国君有诚信的臣下,臣下又能完成使命而死,还有什么可求的呢?”楚庄王放了解扬,让他回国。

申舟非常担心,他想,我这次出使齐国,是为了联姻,人家齐顷公识时务,把女儿许配给我国公子,一场大喜,过宋境又不让施用过境礼节,本来就没有先例,周王朝天使过境也要表示一下礼法呢。以宋国的“轴”劲儿,非把我杀了不可。

秦师过周北门,左右免胄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孙满尚幼,观之,言于王曰:“秦师轻而无礼,必败。轻则寡谋,无礼则脱。入险而脱。又不能谋,能无败乎?”

  夏天五月,楚国军队要撤离宋国,申犀在楚庄王的马前叩头:“无畏明知会死,但不敢背弃君王的命令,现在君王您背弃了房言。”楚王无法回答。楚臣申叔时正为楚王驾车,他说:“修建屋,把种田的人叫回来,宋国就一定会听从君王的命令。”楚王他的话去做了。宋人害怕起来,派华元在夜里潜入楚营,上了子反的床,把他叫起来说:“我们国君派我来把宋国的困难告诉你,说:“敝国人已经在交换孩子杀了吃,劈开尸骨烧火做饭。即使如,兵临城下被逼签订的盟约,就算让国家灭亡,也不能答应。如果撤离我们三十里,宋国就一切听命。’”子反很害怕,就与华元定了盟誓,并报告了楚庄王。楚军退兵三十里,宋国与楚国讲和。华元当了人质。盟誓上说:“我不欺你,你不骗我。”

于是,他给楚庄王说,“郑昭宋聋,晋使不害,我则必死。”意思是,郑国比较聪明,宋国就像聋子一样,是个糊涂虫,这下我可凶多吉少了啊。

在回来的路上,秦师就受到了晋国的袭击,损失惨重,这是著名的殽之战。不仅如此,晋人还借以责难秦人违背礼制,不行假道之礼:“文公即世;穆为不吊,蔑死我君,寡我襄公,迭我殽地。”(《左传》成公十三年)“蔑”、“寡”、“迭”等用词都是晋吕相绝秦时对秦国的指责,可见对晋国来说,他们认为自己受到了侮辱。《左传》定公六年同样记载了鲁不假道于卫而被卫侯追击的事情。由此可见宋人在半路截杀申舟并不为过,罪责在楚国一方。而《系年》明确提出申舟“假路于宋”,言外之意是申舟曾行假道之礼。这是与传世文献记载大不相同的。是否《系年》误记?其实细细推敲十一章不难发现,该章用较大篇幅介绍宋公被申舟羞辱的经过,再谈申舟聘齐过宋,“宋人是故杀申伯无畏”。由此前因后果,可知宋人是为了复仇申舟鞭宋公之御的事情故意杀掉申舟,事情的起源在于当年“抶宋公之御”,因而用了“是故”一词。除此之外,《左传》宣公十一年载“申叔时使于齐,反,复命而退”,申叔时出使齐国,也必经宋国,并没有受到宋国非难。所以申舟被杀一事,《系年》作者完全清楚。或许如此,才引起了庄王的暴怒,“庄王率师围宋九月”之久。

  【读解】

谁知楚王更“轴”,曰:“杀汝,我伐之。”

  成语中的“尔虞我诈”,大概就出自这个故事。尽管宋国和楚国把“我无尔诈,尔无我虞”写进了盟誓之中,给人的感觉却是“此地无怠三百两”。

结果,正如申舟所料,他一进宋国,就被宋国大夫华元擒获,直接祭了天。

  在那个乱世之中,谁不欺诈?不欺诈就难以立住脚,难以为自己谋取利益。大国之间相互欺诈,秦国和晋国不是这样吗?大国还欺诈小国,秦国欺诈郑国、楚国欺宋国就是例证,就连中、小国家之间也相互欺诈。真是不欺诈就不成交,就不能攻城掠地。所谓“春秋无义战”,在一定程度上也包含各国之间的利益纷争,总包含著欺诈的成分。

《左传》记载,楚庄王听说宋人把申舟杀害了,勃然大怒,“投袂而起,屦及于窒息,剑及于寝门之外,车及于蒲胥之市。秋九月,楚子围宋”。

  于是,外交手段,外交辞令,结盟修好等等,便成了欺诈的一种手段。无论说客们的言辞多么好听,都无法让人对其动机确信不疑。在这种时候,出种耐人寻味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便是“诚信”二字,而在事实上,人们之间是不讲诚信的。

这一段描述的很精彩,说楚庄王一听宋国把申舟杀了,一甩袖子就站起身来往外跑,随从人员追到寝宫甬道上才让他穿上鞋子,追到寝宫门外才让他佩上剑,追到蒲胥街市才让他坐上车子。这年秋天九月,楚庄王派兵包围了宋国。

  这使我们联想到一的现实情况:当人们在高喊什么号的时候,往往正是最缺乏那种东西的时候。春秋时代人们大讲信义,忠诚,说明那时候最缺乏信义和忠诚。人们在极力呼唤理想之时,表明正好缺乏理想。在召唤雷锋精神时,说明最缺乏雷锋精神。

从而引发了“楚围宋商丘之战”。

  所以,在人们最信誓旦旦的时候,最应该提高警惕,最应该多一个眼儿,听其言,观其行,切不可被花言巧语搞乱了阵脚、住了心窍。其实,骗子手们的唯一法宝,便是信誓旦旦的花言巧语。他们可以把方的说成圆的,把黑的说成白的,把地上的吹到天上去,当著你的面夸奖你的缺点是优点,甚至还能指鹿为马。信不信就由你自己了。

商丘之围,一围数月。宋人向晋国求助,可惜晋国按兵不动。

  他们的脸皮还特别厚,不怕挫折,不怕辩论。他们善于抓住人们急功近利、好大喜功、虚荣心强、自我中心0主义、妒忌胜过自己的人、羞怯自卑、贪图名利、懒堕怠慢、喜欢别人抬轿子戴高帽等等弱点,大做文章。一旦得手,就翻脸不认人,或者比谁跑得更快,也可能倒打一耙,栽赃陷害。因此,他们也特别无耻,特别狠心,特别阴险。

图片 2

  阴谋家和野心家尤其擅长尔虞我诈,因为他们靠正当手段是无法获得他们所希望获得的东西的,因为他们的生活准则是没有准则,有奶便是娘,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都可以出卖,什么都可以做。

《说苑》记载:伯宗谏曰:“天方开楚,未可伐也。”晋国大臣伯宗就进谏晋景公说,现在上天都在眷顾楚国,我们不能出兵啊。还说古人说得好啊,虽鞭之长,不及马腹,河流湖泊还能容纳污秽,山林草莽也隐藏着毒虫猛兽,美玉还隐匿著瑕疵呢,国君您是诸侯之霸,忍一忍吧。

  善良的人们上当受骗,不能责怪骗子手们,因为没有善良的人们,骗子手们就矢去了对象,就可能矢业。是善良的人们的善良的愿望,善良的心地,自身的弱点,为骗子手们的活动、成就。确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如果他们彼此相互欺诈,胜负是很难说的,说不定今天我胜了,明天他又胜了,反正不如对付善良的人们那么轻而易举,得心应手,手到功成。

晋国于是派解扬到宋国去安抚宋国,让宋国死扛到底,晋国好以观事变。

  那么,让我们设想一下,如果全世界的人全成了骗子手,会们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

宋国严防死守,直到弹尽粮绝。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正如骗子手永远都不会退出历史舞台一样,要消灭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也是不可能的。

公元前594年5月,残喘中的宋国执政华元,深夜孤身前往楚营,与楚将子反说:“寡君使元以病告,曰:‘敝邑易子而食,析骸以爨。虽然,城下之盟,有以国毙,不能从也。去我三十里,惟命是听”。

元华之言恳切且无奈。宋国城池内已经到了交换孩子吃人肉、用骨头生火做饭的地步了,只要你们楚国军队再后退三十里,我们以后听你们楚国的号令。

楚国被宋人顽强抗争的精神和华元英雄孤胆的气概所感染,于是退兵三十里,以华元为质,盟曰:“我无尔诈,尔无我虞。”

至此,鲁、宋、郑、陈等国皆从楚,楚国霸业成。

楚庄王霸业终成,但脚下皑皑白骨。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赢亚州手机网站发布于必赢亚州,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人之霸万骨枯,所见明代史事初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