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运,5000多年前古国都城重见天日

2019-06-11 06:14 来源:未知

4000多年前古国都城“重见天日”——山东日照两城镇遗址考古纪实 发布时间:2017-01-20文章出处:中国文化报作者:苏锐 尹宝华 李宜霖点击率: 日前,由山东大学、山东省文物局和日照市人民政府主办的《两城镇1998—2001年发掘报告》首发式暨中国·日照龙山文化学术研讨会在日照举行,再次引发人们对两城镇遗址考古挖掘的关注。 两城镇遗址位于日照市两城街道驻地北侧,是我国新石器时代遗址之一,也是距今4000年前龙山文化时期的一处古国都城城址。自1934年发现该遗址以来,遗址内发现近百座房址和100多座墓葬,出土玉器、石器、陶器等大量文物。考古表明,两城镇遗址是龙山时代两城地区的中心,是筑有大型防御设施、经过高度整合的早期国家的都城。同时,考古过程中发掘的较早的小麦遗存、大豆遗存、确切的酿酒证据等,表明了当时的社会生产力已非常发达。图片 1

  本报驻山东记者 苏 锐 通讯员 尹宝华 李宜霖

  据考古调查与发掘,两城镇遗址是距今4600—4000年前龙山文化时期的一个核心聚落遗址,也是龙山文化时期的一处古国都城城址。

  日前,由山东大学、山东省文物局和日照市人民政府主办的《两城镇1998—2001年发掘报告》首发式暨中国·日照龙山文化学术研讨会在日照举行,再次引发人们对两城镇遗址考古挖掘的关注。

 

图片 2两城镇遗址出土的炭化植物

  种种考古研究表明,大量玉器、石器、陶器等器物的出土预示着两城在当时是适合人类生活繁衍的膏腴之地,社会生产力当时已经非常发达。

  两城镇遗址位于日照市两城街道驻地北侧,是我国新石器时代遗址之一,也是距今4000年前龙山文化时期的一处古国都城城址。自1934年发现该遗址以来,遗址内发现近百座房址和100多座墓葬,出土玉器、石器、陶器等大量文物。考古表明,两城镇遗址是龙山时代两城地区的中心,是筑有大型防御设施、经过高度整合的早期国家的都城。同时,考古过程中发掘的较早的小麦遗存、大豆遗存、确切的酿酒证据等,表明了当时的社会生产力已非常发达。

 

  历经八十载的“揭秘”

  几千年之前,两城先民用智慧过着富庶的生活。

  1934年春天,“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考古组的工作人员王湘、祁延霈在鲁东南沿海地区进行为期两个多月的田野考古调查,发现包括两城镇在内的10余处遗址。1936年,祁延霈和考古学家梁思永、尹达对两城镇遗址进行正式考古发掘。除发现的50多座墓葬,还出土一批玉器、石器、陶器等龙山文化遗物,为认识龙山文化的内涵和特征提供了依据。

 

图片 3两城镇遗址发掘现场

  几千年之后,世界专家用智慧细数这里千年历史的变演。

  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山东临沂地区文管会和日照市图书馆多次对两城镇遗址进行调查,确认其文化堆积在2米左右,最厚可达5米。1994年,山东大学与美国学者文德安商定,以两城镇遗址为中心开展考古课题研究。1995年,经国务院许可、国家文物局批准,由山东大学、美国耶鲁大学等机构的考古学者组成中美联合考古队,对以两城镇遗址为中心的鲁东南沿海地区进行区域系统调查和科学发掘,取得一系列重要成果。2006年,两城镇遗址被国务院核定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图片 4

  如今,对于两城镇遗址的阶段性考古已告一段落。《两城镇1998—2001年发掘报告》可以说是对该遗址田野考古发掘工作成果的全面展示,也是中美学者20多年来长期合作考古工作的结晶。

两城镇遗址  

  “古国都城”考古价值巨大

 

  两城镇遗址多学科合作研究涉及地质考古、动物考古、植物考古等,研究时间长达10余年。对于考古人员来说,两城镇遗址如同一个巨大的宝库,而遗址中出土的精美玉器更令他们欣喜称奇。根据《两城镇1998—2001年发掘报告》及相关专家学者的研究,两城镇遗址的考古工作还有多个重要意义。

图片 5

  其一,确认存在“两城镇古国”。经过10余年的调查发掘,确认日照两城地区发掘的古城遗址是距今4200年至5000年的史前遗存。据估算,该古国约有6.3万人,其都城占地近100万平方米。同时,“两城镇古国”聚落群周围有4个区域性聚落核心。以两城镇遗址为中心形成的高度核心化,显示出该中心同其周围较小的聚落群之间可能有一定的经济和社会交往。

考察尧王城遗址

  其二,“两城镇古国”已进入早期国家阶段。两城镇遗址发现了内、中、外3圈环壕,中圈环壕内侧有夯土墙,揭露出较多房屋建筑和墓葬。以两城镇遗址为中心的地区存在三个等级的聚落遗址,这种聚落结构呈现金字塔状分布。一级聚落两城镇位于交通便利、水源充足的中部位置。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龙山文化研究会会长栾丰实认为,这种聚落形态显示出龙山文化时期的社会已经进入“都、邑、聚”三级控制体系的早期国家阶段。

 

  其三,表明水稻在当时农业经济中占主要地位。上世纪70年代,大量史前水稻遗存在长江中下游地区被发现,而在中原以及北部地区,考古工作者发现较多的则是粟的遗存,因而很多人认为在新石器时代粟是华北绝大部分地区最主要也可能是唯一的农作物。两城镇遗址出土的植被标本中,有炭化农作物种子570粒,包括炭化稻谷、炭化粟以及少量黍和小麦。经分析,表明了水稻在龙山文化时期农业经济中的比重远远超过粟和黍。

  遗址初现·大量珍贵文物出土

  其四,发掘表明葡萄酒并非舶来品。两城镇遗址出土陶器残留物的化学分析结果,提供了中国史前时期生产和使用酒饮料的直接证据。中国人酿酒历史可以追溯到距今4600年的新石器时代。那时候古人已经懂得用稻米、蜂蜜和野葡萄等酿酒。学术界通常认为葡萄酒在中亚起源,于公元前2世纪传入中国,这比日照地区检测出的混合型酒的年代晚了约2000年。

 

  中外合作考古的成功案例

  1934年,中国第一代考古专家梁思永、尹达等在山东东南沿海进行考古调查时发现了这座被历史尘封了几千年的两城遗址。

  两城镇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有明确的学术目标,事先经过周密的规划和设计,尤其在两城镇遗址的发掘过程中,采用聚落考古的方法,全面了解和研究遗址存续期间的古代社会状况。而在具体操作中,发掘和记录工作更加精细,最大限度收集各种资料,吸收不同学科的学者参与,研究出很多关于古代社会的新资料、新信息和新成果。中美联合考古队在两城镇遗址田野工作开始之前和发掘期间,还有针对性地邀请了世界各地不同领域的科技考古专家以不同形式参与两城镇遗址发掘资料的合作研究。

 

  众多业界学者认为,两城考古作为中外合作考古的一个成功案例,其课题设计和多学科交叉的研究模式也具有重要的参考和借鉴意义。

  遗址位于日照市两城街道驻地以北,两城河呈半弧环绕遗址东、西两面。北部地势高出周围地面约3米~4米,西北部有四座汉墓,其中一座高出地面10余米。遗址的东南部被压在现代建筑之下。据当时统计,遗址东西、南北均在1000米以上,总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

  “十三五”期间,山东省文物局已将日照沿海地区的龙山文化遗址列为“海疆历史文化廊道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两城镇遗址考古公园也被列为第一批省级考古遗址公园项目。在《两城镇1998—2001年发掘报告》首发式上,栾丰实和中美联合考古队“日照两城镇考古合作项目”美方领队、耶鲁大学教授文德安向日照市颁授了“两城镇遗址——考古圣地”证书、牌匾。

 

  来源:中国文化报

  1936年,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正式对该遗址进行了发掘,除发现的50多座墓葬以外,还出土了一批数量巨大的玉器、石器、陶器等精美的龙山文化遗物,为认识龙山文化的内涵和特征提供了依据。

 

  两城镇遗址的文化堆积以龙山时代为主,还有少量的周代和汉代的遗存。

 

  随着越来越多的遗迹和遗物被发现,两城镇遗址所展示的农业文明、酒文化、陶器制作工艺正逐渐浮出地表,这片有先民生活痕迹的热土也正一点一点拂去它神秘的面纱。

 

  聚焦考古·多国联手揭开神秘面纱

 

  1994年,美国学者文德安博士与山东大学商谈,选定日照市及其邻近地区开展史前考古研究的课题。

 

  1995年,经国务院批准,由山东大学、美国耶鲁大学、芝加哥自然历史博物馆等单位的考古学者组成中美联合考古队,在日照市文化局的配合下对以两城镇遗址为中心的鲁东南沿海地区进行了区域系统调查。

图片 6

两城镇遗址所在部分区域  

  在深入细致调查和勘探的基础上,考古队还对两城镇遗址进行了为期三年的科学发掘,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研究成果。

 

  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于海广在《艰辛的付出换来可喜的收获——记两城镇遗址龙山文化城墙、围壕遗存的发现》中这么写过,“经过缜密的准备,1999年秋,对两城遗址的考古发掘正式开始,一方面是选定大堌堆(遗址中的一个汉代遗存)以南地段进行大面积发掘,这里主要是龙山文化时期人们的生活居住区,由于发掘面积大,技术力量多集中在这里。另外我们考虑,两城镇遗址面积如此之大,是否是龙山文化时期的城址?该遗址在这一地区龙山文化群中到底占有什么位置?”

 

  随着连续不断的实地调查,采用比较先进的区域调查方法,与国际合作的两城镇遗址考古工作取得了理想的效果,随着调查面积的累计扩大,选择典型地点进行发掘的条件也已经成熟。

 

  “从1999年到2003年间,为探寻两城龙山文化围城遗存,确实付出了许多艰辛,但最终发现了该遗址有三个不同时期的壕沟和城墙遗迹,发掘了十几条解剖沟,搞清了它们的形状、结构,出土了一大批遗物,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初步解决了一系列学术问题,成为中美联合考古队在日照合作的一项重大成果。”于海广在文章中写到。

 

  千年盛景·发达程度跨入同期先进行列

 

  如今,对于两城遗址的阶段性考古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据介绍,该遗址重点保护区面积79.3万平方米,文化层厚2~5米,以龙山文化为主,含商周、汉文化遗存,遗址有三圈环壕,墓葬呈现明显的等级区别。

 

  两城镇遗址是龙山时代两城地区的中心,是筑有大型防御设施的、经过高度整合的早期国家的都城。

 

  对于考古人员来说,两城镇遗址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埋藏着几千年的文化宝藏,而遗址中出土的精美玉器更是令他们欣喜称奇,如20世纪60年代征集的兽面玉锛(或称为圭),是迄今为止在山东地区发现的史前玉器中最精美的一件,也是甄别传世龙山文化兽面玉器的标准器,它也充分显示了两城镇遗址的重要地位。

 

  这件玉锛两面阴刻神兽纹,一面目圆而小,上有冠饰,线条繁缛,另一面目圆而大,线条简练,两图皆突出眼、鼻、口,整个画面线条纤细,行刀流畅,刚劲有力,与长江下游良渚文化玉器的神兽纹有相似之处。

 

  同时,遗址中发现的较早的小麦遗存、大豆遗存和确切的酿酒证据等表明了两城镇遗址的社会生产力当时已经非常发达。结合其他种种证据表明,两城镇先民在应用技术方面,也显示出较高水平,跨入同期先进行列,其社会组织结构的复杂化和文明化进程的发展程度较高。

 

  遗址保护·考古遗址公园将再现盛景

 

  1977年,两城镇遗址被山东省革命委员会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2005年,中国·日照龙山时代与早期国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日照市举办,38所著名大学、科研单位的60余名专家、学者一致认为,日照地区作为龙山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两城镇遗址更是这一文化的典型代表,最终确定“两城镇遗址——考古圣地”的地位。

 

  2005年该遗址被列入“十一五”期间全国100处重要大遗址保护项目。

 

  2006年被国务院核定公布为全国重点文化保护单位。

 

  2013年《日照两城镇遗址保护总体规划》经国家文物局批复,由省政府公布实施。

 

  近日,《两城镇1998-2001年发掘报告》由文物出版社正式出版。

 

  冬日的午后,来来往往的人群与两城驻地擦身而过。

 

  过往的行人也许不会想到,他们脚下的那片土地,曾出土了大量让我们为之惊叹的两城镇遗址文物。

 

  他们也不会想到,几千年之前这座在世界都颇负盛名的原始城市如今已与世尘封,但留下了无穷无尽的文化宝藏。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赢亚州手机网站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转运,5000多年前古国都城重见天日